作者: Daniel Kahneman

译者:

出版时间: 2013-04-02

美亚评分: 0.0

用户打分: TODO

阅读数: 0

评论数: 0

亚马逊连结: 去亚马逊购买

思考,快与慢

要点


当你在思考时,你的大脑会采用两个认知系统。


“系统1”运作简单不费力,并且会无意识地运作。它会根据情感、记忆和经验迅速地做出判断。


“系统2”运作起来就相对费力了,它通过调动注意力来分析解决问题。


这两个系统不断相互交流,但过程并不一定顺利。


人们喜欢从复杂的现实中总结出简单的规律。他们会从随机事件中找原因,倾向于考虑少数情况,过度重视自己的经验。


“后视偏差”会使你会歪曲事实,篡改记忆,以使得过去的信息符合新信息的逻辑。


“损失规避”和“禀赋效应”会影响你对价值和风险的评估。


你的“两个自我”对你的经验评估各不相同。


你的“经验自我”过着你的生活;你的“记忆自我”评估你的经验,从中吸取教训并决定你的未来。


这两个相对的系统和自我与经济学中的理性行为准则不符。



总结


你的“两个系统”代表着什么


当你思考的时候,你的思维会采用两个系统去分析问题。


第一个系统是“系统1”,它负责读取情感信息和掌控你的潜意识技能,比如说驾驶。在一些基础的事情上,系统1会主宰你的思维。比如说听到噪声时你会看向声音传出来的方向,看到恐怖的图像时你的表情会扭曲。系统1会无意识地,迅速地给你提供事情的相关信息(包括刻板的印象)。


与之相对,我们还有“系统2”,它会在你注重某个特定细节时运作,比如说你在做高考数学最后一道题的时候。系统2需要你不停地付出精力,如果你想从人群中找到一个人,你就得一直找。系统2的思考更慢,但我们需要这种有条理、逻辑清晰的思维。


比起系统1,人们更加重视系统2的思考结果,但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思考的过程涉及一个“劳动分工”的问题,在你思考的时候,两个系统其实一直在互相作用。通常情况下,你都会用系统1迅速高效地处理事情。分析任务时你会用到系统2,但是当你累了或者分心了,你可能不知不觉就切回到系统1了。如果你曾经看到过幻觉,那你就已经体验过两个系统打架的感觉了。



二元性和合作


使用哪个系统以及如何思考主要取决于你做这件事有多努力。如果你在做简单的事情,比如说在熟悉的小路上漫步,那么你在使用系统1的同时还有许多认知空间可以使用。如果你不想漫步转而开始跑步了,系统2就来督促你坚持跑下去了。这时候再问你一道心算题目,你可能就会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因为你的大脑无法承受额外的负担。最近的研究表明了系统2激烈运作会降低人体的葡萄糖水平。如果你的系统2很繁忙,你的思考很有可能就会落入俗套,容易被诱惑,考虑问题也不再深入。


系统1喜欢直接跳到最终答案,所以在你面对挑战时,假如出现了一个看上去就是正确的解决方法,哪怕之后的信息证明了那是个错误的方法,系统1也还是会选择它。系统1表现出很激烈的“联想激活”,看到两个词,或者是一个词和一张图片,你的思想就会把它们联系起来。只要一些信息碎片,系统1就能编织出一个故事来。还有一种现象叫做“启动效应”,当你看到“香蕉”和“呕吐”两个词,你的大脑就会产生一个使你呕吐的瞬时联想。同样的,当你先看到“水果”这个词,再让你填__瓜的时候, 你更可能联想到西瓜而不是南瓜。


如果你想说服人们,你可以简单地利用一下系统1的偏好,记住以下几点:报告里的字体加粗,宣传语要朗朗上口,公司名更要简单易记。系统1还负责维护和组建人的世界观,它喜欢统一性。如果你看见一个戴着绿帽子的人站在某个地方,第二次你又在那个地方附近看见了戴绿帽子的人,系统1就会认为那个地方都是些戴绿帽子的人。



找意义,犯错误


系统1喜欢一个万物皆有联系,充满意义的世界。所以就算你在处理毫不相关的两件事,系统1都会觉得它们是有联系的。系统1会硬要找出两件事之间的因果关系。同样的,哪怕你只是在观察一小部分数据,系统1也会认为你已经掌握了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所谓的“眼见为实”会严重地影响你的判断。举个例子,哪怕你只知道一个人的相貌,系统1也会帮你脑补完所有的未知信息,我们称这种情况为“光环效应”。就好像你见到一个帅气的运动员,你自然而然就会觉得那个运动员技术也一定很高超。


系统1还会产生“锚定效应”,不管两个信息是否相关,你都会无意识地把你接收到新信息与旧信息联系起来。比如说在让你估计非洲有多少个国家加入了联合国之前先提起数字10或者65,提起65的情况下给出的答案要比提起10的多。系统2会加深你的错误,它会不停地找证据证明你是对的。系统2不会怀疑系统1给出的结论,它甚至可以说是系统1的“代言人”,对系统1的结论给予解释。


我们天性喜欢注意信息本身而不是它的相关信息,这会影响我们的判断能力。人们需要通过生动的例子来形成恐惧和计划将来。比如说新闻总是报道一些突发的、不常见的事故,而不是一些常见的中风哮喘一类的。这些新闻报道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以致于人们总是无法对自己的健康风险做出精确的评估。


“均值回归”指随着时间,所有事物都会趋向平均。当人们没能意识到均值回归的时候,也会做出错误的推理。人们会在随机事件中找因果关系。比如说一位篮球运动员在他进入联盟的第一年表现非常好,但在第二年的时候他的状态有所下滑,篮球迷们更多的会去找外界因素来分析他状态不佳的原因。但事实上,那位运动员可能只是在第一年的时候运气比较好而已。



歪曲事实与盲目乐观


比起那些理论上的、有争议的、模糊的概念,人们更喜欢直白的、易理解的,互相联系的概念。人们从强调个人美德或者技能的故事中提取意义,却忽视运气在其中所占的比重。你会倾向于关注那些少数的成功案例而对无数的失败例子视而不见。根据“后视偏差”,你会歪曲事实,篡改你的记忆,使得过去的信息符合新信息的逻辑。而在讲述一些你有参与其中的故事时,你会倾向于夸大自己的重要性,你也会对你自己的能力产生过高的判断。这些都是你盲目乐观的原因。


这种普遍的盲目乐观实际上对经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为乐观,所以企业家和发明家才会无惧失败的高风险,不停地开展新事业。哪怕知道了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企业能撑到第五个年头,超过80%的美国企业家依旧认为他们的企业必然能成功。



专家与风险


系统1影响了人们对自己直觉可信度的判断,这也就意味着,专家们给的建议也会有问题。专家们依赖于他们的个人技能,“反馈和实践”。举个例子,消防员们之所以能迅速得判断火情做出对应是因为他们都经历了大量的训练,获得了应对各种不同火情的经验。同样的,一位麻醉师要依靠即时的身体机能反馈来保证手术中病人的安全。


不管怎么说,在那些挑战差异巨大、运气决定成功、行动与反馈差距太大的领域,你就不要太相信专家说的话了。那些预测股票价值和政治斗争的人就很容易被归入这一类专家。因为系统1总是引诱专家快速地回答困难的问题。可是哪怕专家的直觉错了,你的系统2也发现不了反常的地方。


当你在做有关于风险和价值的决策时,你特别容易犯糊涂。大多数人是因为受到“损失规避”的影响:获得150元的喜悦并不能抚平失去100元的伤痛。不过金融交易者就没那么容易被系统1和感情影响了。个人还会受到“禀赋效应”的影响:当你拥有了一样东西,哪怕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你都会倾向于高估它的价值。房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总是觉得自己的房子值更高的价钱。


人们总是误判罕见事件发生的概率,在做决策时对稀有情况考虑过多,把这些和上面的知识点结合,你就有了做现代保险行业的基础了。你如何看待风险决定了你如何评估风险。举个例子,你对救生舱有0.001%的几率是残次品的反应和对100,000个人中会有一个人死亡的反应是不同的,但实际上这两件事是一回事。当你把所有的这些倾向都考虑在内,你很难再相信那些基于人都是理性的经济理论了。想要做出好的决策,你要注意你的信息来源,了解信息是怎么构成的,注意它的可信度。



“两个自我”,一种思维


和你思维的两个系统一般,你的两个自我之间的冲突也会影响你的经验质量。“经验自我”是跟着你生活的那部分,“记忆自我”则负责从经验中吸取教训,再决定你未来的路。对于记忆自我来说,幸福是不可累积的,它对一件事的质量的评价主要取决于其最后阶段。举个例子,从活得很开心,但只能活到65岁和活得稍微没那么开心,但是可以活到70岁中选,记忆自我会选择活到65岁更开心的选项。


你的记忆自我对你生命的评估是你快乐与否的原因之一。你有一套自己的标准来评价自我。你的经验自我对你的即时评估是你是否快乐的另一个原因。最后结论也许是冲突的,因为他们负责现实的不同方面。工作待遇和地位并不影响人们每天的心情,而工作环境就对人的心情影响很大。


那些你在意的东西会对你的心情产生暗示作用。一些“积极休闲”,比如说做运动,和朋友游玩能比看电视这类的“消极休闲”更让人放松。你不能无端就换工作或者改变性格,但是你可以改变你的关注点和休闲的方式。你在意的东西会影响你对幸福的评价,因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你此时此刻想的东西。”


你的两个自我和你的两个思维系统有着紧密的联系:系统2构建了你的记忆自我,但是记忆自我倾向于注重结果和喜欢长期愉悦和短期苦痛的特质则来源于系统1。你的两个自我之间的关系暗示着你能成为一名哲学家还是政客。当你在面对有关于社会、健康以及经济的问题时,你会做出不同的决定。根据你做的决定我们可以看出在决策时是你的记忆自我还是经验自我占主导地位。

总的来说,了解这些思维系统是怎么工作的有助于你认识到经济理论所喜爱的理性的人类是不存在的,我们在面临理财和人生抉择的时候都需要别人的帮助以便做出更好的选择。清楚思维是怎么运作的能让你在支持政策时做出更准确的判断。毕竟你的思维不可能一直保持最佳状态,你需要规章制度来保护你免受那些故意利用思维弱点行骗的人的伤害。再者个人是很难处理系统1出的错漏的,一个组织就能很好地应对这类问题。


点击跳转Kindle版原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