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Thomas Sowell

译者:

出版时间: 2008-05-01

美亚评分: 0.0

用户打分: TODO

阅读数: 0

评论数: 0

亚马逊连结: 去亚马逊购买

被掩盖的经济真相

要点

 

对于经济问题的热门讨论充满了错误的思想。

 

“合成型谬误”忽略了统计群体中的变化。

 

“无异型谬误”忽略了统计组内的差异。

 

“零和型谬误”忽略了双赢的结果。

 

“下棋型谬误”假定领导人可以计划并指挥一个社会群体。

 

“开放型谬误”是从有限的数据进行推断。

 

许多的”城市化弊病“是虚幻的。

 

男女薪酬差异可以不用歧视来解释。

 

收入不平等并不像媒体说的那样糟糕。

 

种族主义不是种族群体之间不平等的主要原因。

 

 

总结

 

谬误的来源

 

一个老笑话讲到,两个朋友正在曼哈顿一条繁忙的街道角落交谈。看到川流不息的交通,一个人详细叙述了一些他听到的数据。他说:“很显然每20分钟城市里就会有一个人被车撞。”“哦,天呐!”另一个朋友说到,“他肯定得非常厌倦被撞了。”就像许多笑话一样,这其中包含了一个微妙的事实。这条真理在新闻报道详细讲述统计数据的时候是经常被忽视的。真理便是,一个组的组成(那个人)会经常改变,即使那个组保留了相同的特征(一个人)。

 

这一概念可以称作“合成型谬误”。有些推理模式甚至可以误导最聪明的人,哪怕他们非常小心。“合成型谬误”只是众多的推理模式之一。一个相关的谬误被称作“无异型谬误”。它假设一个统计类别的组成如果不是在所有部分相同,也是在许多方面是相同的。例如,概括18至24岁年轻人的收入是很容易。但是,此类别中有些是毕业的大学生,有些是高中辍学学生。在考虑政策问题的时候,这种差异可能是至关重要的。

 

虽然有许多的经济谬误,但最广为人知的便是“零和型谬误”、“合成型谬误”、“下棋型谬误”和“开放型谬误”。用一分钟的时间去了解它们可以帮助你更清楚地了解经济问题。

 

零和型谬误是这样的:假设一个人比较富有,另一个就会比较贫穷。有时候这是一个案例,但谬误在于它认为大多数经济交易都是有赢有输的。例如,理论上说,如果发达国家更富有,那么这个财富差就必须是从欠发达国家的花销得来的。这些欠发达的国家必须是被剥削的。然而一般而言,自由的经济交易是双赢的。双方均获得利益。一个明显的可以反驳零和型谬误的例子是,人们不断进行经济交易。如果一方总是输,你会认为他们在一段时间后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这点,那么经济活动将会停止。当然,这并不会发生。在经济交流中的当事人往往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完美交易,但是,双方仍然可以获益。


合成型谬误混淆了部分的属性与整个实体的属性。假设你在一个体育场看棒球比赛,当你想更清楚地看到球员动作的时候,你不能移动你的座位,所以你要站起来,这时你是获利的。当大家看到你是站着的,整个人群也会站起来。结果是没有人能比坐着看时看地更清楚。你的站立便是一个零和的举动:你曾经是获利的,但你的利益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由于整个组都是失利的,所有的观众都发现自己处于一个负和的情况下,因此现在每个人都不得不站起来。你是整体的一部分,对你来说真实的事情(“站起来将改善我的视野”)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亚当·斯密发现了“下棋型谬误”。史密斯责备那些认为他们可以“像用手在棋盘上布局旗子一样来安排一个巨大的社会组织中不同的成员”的人。然而,经过两个多世纪,史密斯的警告仍然没能组织决策者尝试各种形式的“社会工程”。通常这类方案没有作用。因为,不像象棋中的车和马一样,人有意志和愿望。这些特点往往会与“社会工程”的理论相冲突。因此,社会实验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再加上他们很昂贵,结果便是往往谁承担费用谁才需要帮助。

 

“开放型谬误”有一些变化,但这些谬误之间的共同主题很简单:不能清晰、具体地思考一个政策的影响。有时候,人们对可能的结果的想法是过于乐观的。例如,大多数人支持公共医疗开支。卫生支出多一美元是好的,对吧?好吧,其实这是不一定的。一个社会花一半的GDP来避免尿布疹是应该的吗?用四分之一的GDP呢?六分之四呢?人们往往会忘记,资源是有限的,包括政策在内的所有选择都需要权衡。因为税收是有限的,人人都有一个不患皮疹的皮肤对于其他事情来说可能没有太大意义。此外,人们往往不考虑政策应该如何长久地存在下去。另一方面,开放性思考有时是过于悲观的。只因为开发商已经用推土机推平了附近的一些绿地,并不意味着所有城市的绿色空间都会消失。这可能只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如果你能发现这些谬误,你可以清晰地思考一些现在令人烦恼的政策。此外,它有助于要提防一些马虎思维,这些马虎在有关城市化、性别、教育、收入、种族和发展中国家等问题的讨论中可能被误认为是有常识。

 

 

城市化

 

听一些人的讲述,你可能会认为城市就像但丁地狱中的层级。建筑评论家抱怨“城市蔓延”,还抱怨今天的郊区多么“丑陋”。在郊区的豪宅中躲躲藏藏的乡亲们抱怨说,开发商正在肆虐地开发空间,这样他们才可以建造便宜的、丑陋的住房。社会批评家抱怨城市中缺乏普通人“可负担”的住房和还抱怨高密度的城市住宅是犯罪的诱因。纳税人抵制政府资助新的高速公路,认为更多的道路将会带来更多的车流量,只能变得更加拥堵。城市社区负责人谴责升职的工人从城市搬到郊区。

 

虽然城市及其郊区确有问题,从经济学和历史学看城市的发展使它们看起来并不如何吓人。诚然,城市往往是密集的。但是,这就是城市:城市是人们聚集到一起进行交易,并创建共享文化的场所。它一直这样。古罗马有和今天的达拉斯大约相同的人口数量,但罗马人仅有达拉斯两成左右的领土面积。密集并不意味着事情是坏的。郊区也不只是因为他们占地面积广,就是邪恶的。毕竟,人们需要地方生活。此外,努力抑制经济增长会造成经济扭曲。富人们不希望“便宜的”(解读成小型,廉价的)、靠近邻居的房子。他们通过游说获得限制性条款和绿地。结果是中产阶级需要买更昂贵的房屋。

 

 

性别

 

妇女在工作中一直获得不公正的待遇是被广泛接受的常识。他们做相同的工作,却获得了不公平的更少的报酬。更糟的是,这被归因于恶性的雇佣歧视。通常的观点坚持认为,父权制已经显然在密谋着少付给女性报酬,要不是有反歧视法,女性待遇将会更为糟糕。

 

这是对的吗?不是。了解情况的人很少会否认女人的收入比男人少。他们承认这一点。问题是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普遍存在的歧视和性别偏见是一种解释。但一些其他的解释更为可信。考虑这个例子:根据一项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研究,男性医生比女性医生每年多赚41%。然而,年轻男性医生一年在研究工作耗费的时间上比女性医生多超过500个小时。当研究人员调整了两组的时间、专业、位置和其他因素后,收入差异便消失了。一位女性经济学家的研究更多地揭示了这一问题:约有37%的女性在她们的职业生涯中有一段时间不从事任何工作,同时做过兼职工作的比例大约一样。这种模式的反复出现,意味着选择是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而不是歧视。

 

 

教育

 

对很多人来说,学术界和商界相比,显得更为恬静。它的精彩似乎属于远离正常商业束缚的机构。毕竟,大学是由比金钱更高尚的理想而驱动的非营利组织。

 

不幸的是,事实似乎决心戳破这虚假的遐想。教授往往不把学生的最佳利益放在心上。他们为什么要为学生着想呢?毕竟,一旦他们有终生职位,不会被解雇。此外,教职员工控制着大多数非营利性大学。有时导师会滥用这种权力,比如当他们选择教科书时,他们会选择可以从出版商拿回扣的教科书。而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所有的“好”课会同时举行,在每天的中间?也许这是因为那些终身任职的教授要迟到,还要早退。结果是你没法上你想上的课。而且即使你得到它,你也可能没有学会很多。教职员工普遍不会根据自己的教学技能来升职,而是根据他们的信誉和获得的研究经费。按照大学的模式,营利性组织不可能存活下去。不然,股东会抗议的。

 

 

收入

 

翻开报纸或打开电视,你很可能会听到很多关于美国的收入统计数据。比如,富裕人数变得更多而中档收入的人数停滞不前,而且中产阶级数量在萎缩。富者愈富,穷者愈穷,考虑到CEO们只创造了微小的股东权益,他们获得的报酬是过多的、令人震惊的。这完全正确还是完全错误,或者部分正确?通常情况下,支持这些说法的数字是基于事实的。然而,这些数字可以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来解读,这会导致常见的谬误。不幸的是,偏左或偏右的意识形态都会倾向于给出利于其说法的解释。媒体也永散布错误想法。例如,报纸喜欢说,“家庭收入”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没有上升。这句话隐瞒了家庭都有不同数量的成员。如果不知道某一时段的家庭的平均成员数量,是不能给出可靠的结论的。相似地,专家所谓的穷人“收入”未考虑到政府的补贴,而收入最少的两成人的收入中,政府补贴的比例多于三分之二。

 

 

种族

 

很少有问题比种族问题更有争议的,也很少有问题更令人困惑。许多人认为种族主义导致了奴隶制度,同时也是在今天美国黑人和白人之间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普遍的看法是,歧视和种族主义总是并行的。

 

对所有的这些问题和其他问题来说,小心翼翼地使用数字是使事情变得有意义的的最佳方式。一方面,把种族完全作为分类手段的话,会掩盖其他重要的组间差异,比如年龄。非裔美国人的平均年龄比一般人群年轻五岁。年轻人往往赚的少,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黑人的收入可能更低。

 

其他种族的年龄也比美国人平均年龄低得多,尤其是亚洲人(平均年龄从日裔美国人的23岁到苗族人的16岁不等),而年龄与收入又是密切相关的。种族群体也有着不同的历史。大约60%的日裔美国人出生于美国,而其他亚洲人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比例。因为本土出生的工人可能比移民的人更熟悉这个社会,这可能对收入和成就产生巨大的影响。当遇到种族问题的“事实”的时候,要密切关注这些数字,而不是陷入情感的问题。

 

 

发展中国家

 

为什么有些国家如此富有和其他国家却这么穷呢?许多人认为,答案一定是“剥削”。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或许答案是缺少国外救济。如果富裕的国家给予更多,贫穷的国家可能会繁荣起来。这是正确的吗?

 

虽然这个错误的解释很有吸引力,但现实的情况是不同的。首先,关于富国和穷国的讨论往往是“第一”和“第三”世界国家情况的投影。但是,这种讨论很难起到作用。国家可以沿着财富的阶梯按序排列,但并没有理由证明国家应该是同样富有的。毕竟,国家之间存在地理差异。有些国家拥有连接商业中心的河流,而有些国家则是孤僻的岛屿。有些国家的气候有利于农业发展,而有些国家则是贫瘠而干枯的。相似地,国家间有不同的传统和文化。有些国家有遵纪守法的传统;而有些国家倾向于无为而治。把这些事实放在一起就可以解释了很多差异了,但它并不能消除这些差异。


点击跳转Kindle版原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