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Donald N. Thompson

译者:

出版时间: 2012-02-14

美亚评分: 0.0

用户打分: TODO

阅读数: 0

评论数: 0

亚马逊连结: 去亚马逊购买

市场神谕

要点

 

预测市场集大家智慧以得出结论。

 

与证券市场一样,预测市场根据可能性给出价格值。

 

这些市场能估测候选人选举成功的可能性,商业决策的成功率,或是赛马胜出的概率。

 

预测市场比其他预测方法更加准确。

 

即使是有偏见的投资者在做出大型投资时也不能忽视预测市场得到的结果。

 

“评估市场”可以通过大家的智慧获得客观的答案。

 

在这些市场中,错误的猜测逐一淘汰,正确的信息浮出水面。

 

有效的在公司里运用预测市场需要从小事做起,要得到高级管理层的“空中掩护”,同时不要让一致的结果过于影响经理们。

 

预测市场能够帮助解决像电影《深海浩劫》里出现的原油泄漏和安然公司垮台之类的事件。

 

警告:某些领导者并不想利用预测市场提供的信息。

 

 

总结

 

全员上阵

 

如果一个公司不仅仅基于领导者的所知所长来做决定,将会发生什么呢?如果公司可以利用全体员工的智慧呢?高层执行总裁的专业意见,再加上普通工人,助理和中层领导的所掌握的基层信息。预测市场可以统合以上的信息,能够利用集体智慧做有力的决定。预测市场与股票市场相似:大量集中组织机构中可获得的智力资本,并用来预测一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或找出解决某个问题的办法。

 

预测市场中,公司员工得到的只是虚拟的货币,被用来投资各种问题。投资者基于自己所知作出决定,创造了一种“每位参与的员工之间个人关联加强”的感觉。举个例子,公司新产品发布时的预测市场:CFO根据财务报告推测新产品能否如期发行的概率。而项目经理根据有关员工的工作能力给出不同的推测。负责装卸的经理根据零件到达的时间来预测。集体的智慧对价格进行调整,这与投资者投资数目影响股票价格相似,都反映了对新产品能否准时发行的估计。一般情况下,预测市场比其他预测的方法准确。

 


了解预测市场

 

预测市场可以用来计算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但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这一方法,组织文化在这无知当中起了大作用:某些情况下,“执行总裁们往往不愿承认他们使用预测市场所做的决定一部分归功于秘书助理和技术工人。”然而,对预测市场心存疑虑的人应该认识到,股票市场和商品市场都是根据所有投资者的集体决定来制定价格,至于那些投资者是金融专家还是普通百姓,都与此无关。价格取决于投资者所掌握的信息,例如对公司偏好,对公司的财务状况或前景的了解。同样地,商品市场的投资者根据各自的擅长领域,考虑到如需求、天气和利润率等因素,来确定商品价格。

 

未经训练的观察者不了解预测的特点,有时候预测正确的事情其实是错误的。比如,预测市场预测30天内申请加入美国海军的人数在12500到15000人之间的可能性为75%,这也意味着四分之一的时间里这一预测错误,会有多于或少于预测区间的人数。实际结果评判预测市场的准确性。

 

另一个关于预测市场的问题就是,少数富有的投资者的参与是否会使结果偏向他们的所好。在如此之大的市场里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2004年,一位投资者强势卖空,使得George Bush重新当选概率从54(54%的可能连任)跌至10(几乎不可能连任)。此次卖空使得价格狂跌几分钟,随后马上恢复到正常水平,因为大部分的投资者将价格竞价到合理状态;卖空者因此损失了投资。研究表明,试图左右预测市场结果的投资者通过异常投资并不能愚弄市场本身。

 


利用预测市场

 

预测市场已经存在于多个领域。其中一个就是赛马时的同注分彩赌博(在英国被称作“每路下注”)。每场比赛前,下注者根据每匹马获胜的可能性分配下注。每条赛道上的联合下注甚至都胜过专门预测赛马结果的工作人员。这在“孤注一掷”下注时同样适用,“孤注一掷”指的是人们在每天快结束时,下注给那些不太可能获胜的马,因为输了一天的赌博者希望通过“孤注一掷”回本。

 

相似的结果也出现在体育竞猜和像奥斯卡金像奖之类的竞争当中。市场作为一个整体比单个的参与者预测更准确,无论这个参与者多么学识渊博。不同种族、性别或不同知识、经历的人不会互相影响彼此的看法,由这些人组成的预测市场是很有价值的工具。华尔街策略家Michael Mauboussin 认为,“我们所有人都仅仅了解一点正确信息,但却知道很多错误的信息。当我们将各自的结果汇总,错误的信息互相抵消,最后剩下的就是纯粹有价值的信息了。”

 

1988年,来自爱荷华大学的教授一起开创了首个允许参与者实际投资政治选举结果的预测市场。爱荷华电子市场(IEM)的发展在大学环境里很难开展,因为学院不可以违反法律而进行赌博。。一旦打破了这些阻碍,IEM就接受投资,集中可得信息进行投票预测。这种做法十分可行,因为在选举中存在双方互相竞争——一方上升另一方就下降。在2004年的总统选举中,IEM预测GeorgeBush获胜概率为50.45%,John Kerry议员为49.55%,但是票数显示与此相反。但是最终实际投票是51.56%比48.44%。

 


企业预测市场

 

作为一个努力挖掘数据、为用户提供最佳搜索结果的公司,谷歌有一个内部市场,称为谷歌预测市场。这个部门收集一切信息,从公司策略到世界杯足球赛的结果。员工内部交流广受欢迎,并且通过奖金激励参与者,例如竞争排名或是纪念T恤。

 

零售商百思买提炼出成功运用内部预测市场的三点经验:

 

1. “如果你想测试一个想法,先在你自己身上测试”:不要用笼统的策略问题开始你的预测市场。一开始用不那么重要的问题让你的程序开始运行,展现出初期的成功现象。


2. “不要用市场结果反面解读现在的经理”:百思买预测总监说,当小组预测击败了她的员工预测时,她的团队感到十分“羞耻”。


3. 确定你能得到“来自顶级管理层的空中支援”。预测市场需要高级行政官买账和支持。否则,员工在评估中不会那么积极主动。

 

在一些情况下,预测市场能帮助公司避免灾难。在世界通讯和安然公司,预测市场的相关信息本可以针对即将到来的问题给行政官和董事会成员一些警醒。信息间的空隙导致了英国石油公司“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漏油事故。如果转包商能够帮助公司做出风险分析的话,这场灾难可能就不会发生。

 


“市场将带领我们何去何从?”

 

预测市场能帮助我们各种事情,无论轻重缓急。例如,天才秀“How DoYou Solve a Problem like Maria?”运用了一种预测市场使观众可以选择“音乐之声”中的主角。在所有情况下,观众都选择了那个一开始不为人所知、最后却大获成功的演员。Elizabeth Pisani的书《妓女的智慧》中解释了妓女本可以在早期提供关于艾滋病传播的相关信息,这样就能更加有效及时地预防艾滋病传播。

 

谷歌趋势帮助我们预测流行趋势,例如通过收集公众对于“流感症状”、“胸闷”等词条搜索的发生率和位置来了解美国流感年度传播情况。市场对于病情爆发的预测上十分准确,甚至比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还要准确。预测市场以及蕴含在其背后的原则甚至能通过聚集情报和执法小组的各种输入信息来预测恐怖分子的袭击行为。

 


采用障碍

 

如果预测市场如此强大,为什么没有更多的组织使用它?公司上层领导可能对低层员工建言献策感到不满,或者他们仅仅不想知道预测市场可以提供的信息。

 

这种“故意的无视”会产生可怕的结果:对外界信息进入封闭系统的厌恶部分导致了2008年金融危机。“乡村俱乐部效应”产生了,每个投资者都和朋友坐在一起谈笑聊天,吹嘘他们的效益有多么巨大。这种对话改变了他们看待风险的方式,减少了他们的忧虑,认为明天肯定不会像今天一样。在次贷市场加速崩塌之际,有些投资者者看到了不断出现的问题。然而,他们并没有为了纠正扭曲的市场同时可能损害既得利益而制造更大的讨论。正如一位经理在电子邮件中说道,“希望在纸牌屋坍塌之前,我们都一直富裕,直到退休。”

 

选择性无视也出现在了医药领域。在过去,大多医生认为压力是溃疡的初期症状。传统疗法有使用抗酸剂、调节饮食甚至是做手术。然而,当研究者在1985年发现这种情况由是细菌导致时,尽管医生知道这种新知识可以使许多人免受无效治疗和手术的痛苦,可是医药领域仍对这种新信息持有怀疑态度。即使有充分证据证明这么做可以使病人受益,他们也不想改变原来认为正确的事情。

 

股票市场作为最著名的预测市场,在官方结果出来之前就早早确认了罪魁祸首。在1986年“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数小时后,所有之前为之工作过的公共贸易承包商都破产了,O型橡胶圈的制造商莫顿聚硫橡胶公司在几周之后也无力回天。灾难发生后的五个月,调查者官方宣称是公司的疏忽大意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