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David Weinberger

译者:

出版时间: 2014-01-07

美亚评分: 0.0

用户打分: TODO

阅读数: 0

评论数: 0

亚马逊连结: 去亚马逊购买

知识的边界

要点


数字媒体正在改变知识的形态和演化过程,与此同时,我们感知知识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


传统的知识金字塔正在转变为形态多变的知识网络。


书籍和出版物的结构造就了其专业性质。


纸质出版物的限制使得其知识过滤系统被时代所淘汰。


在网上,筛选系统会把符合的信息选出来并让你能接触所有的信息。


知识网络通过集体而不是个人来促进思想的发展。


网络专业知识由大量的,多样化的,互动的人群演化而来。


互联网并不能保证多样性;它只是一个不断增强已存理念的“回声室”。


冗长的结构紧凑的论点正在给凌乱的网络争辩让路。


现今充足的数据量压垮了科学研究方法的结构。



总结


“知识网络”


在数字时代之前,大部分人都接受一种标准知识系统。学生研究事物,获得资格承认以证明他们的专业性然后成为专家。学者通过研究、写书、发表文章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其他专家则会仔细检查其成果正确与否。当一个新的发现被承认之后,它就会加入到一个固定的知识体系中。这个知识体系为未来的研究学习提供基础。在过去,这个系统是依赖纸张来传递信息的,而数字媒体给它带来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单单是网上信息量过大这个问题就让辨别正确和错误的信息变得异常困难。


在数字媒体考验人们对知识的信仰的时候,像大学、图书馆、研究室这类机构也得开始考虑一下基础设施的问题。质疑一个存在已久的假设会引起恐慌,这种恐慌主要表现为警告人们网络的危害,比如说“谷歌正在让我们变笨”、“网络给了疯子们一个平台”。就在人们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科学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人们也能接触到过去无法接触的资源。如今不同的思想者会对一个问题提出多种解决方案,要是在以前,只有极其幸运的一小撮人能享受到这种待遇。数字时代改变了知识的表现形态和性质,让它进化成了一个新的网络。现在“房间里最聪明的人就是房间自身:网络将房间里的人和连接起来,还能继续连接外部的元素……知识正在变成一种各部分紧密相连的形态,在本是无法想象的一件事,网络把它实现了。”



“并不是信息过载了,是过滤器太烂了”


在1988年,组织理论家拉塞尔阿克夫就提出我们需要过滤信息以提供有用的信息。他通过一个金字塔来展现原始信息是如何被过滤和展示的。金字塔的底层是数据,下一层是信息,再往上是知识,接着是理解,而在顶部的则是智慧。


在网络出现之前,编辑就是出版物的第一道过滤网。第二道过滤网是那些图书馆、书店、报刊亭的购书员。“古老的知识载体,如报纸、百科全书和教科书”决定了什么信息能够进入公众的视线。一些思想从来没有被印在纸上因为出版界并没有空间承载所有思想。绝大多数人只会看到小麦,被丢弃的糠慢慢就消失了。


不过如今数字媒体的信息是不经筛选且不受约束的。人们与可获得的知识之间的过滤网或是基于算法或是基于社会性,又或者是两者的结合。算法技术依赖于电脑去处理分类信息。社交工具和在线网络能引导你下决定。不管有没有价值,正确与否,现在所有的信息都被数字化,在网上可以随时查看。“筛选不再是把差的丢掉,而是直接把好的选出来了,那些没有通过筛选的信息依旧可以触及。”现代过滤器甚至还提供未经筛选信息的链接。因为网络会提供无穷无尽的内容,所以传统的过滤方法已经不适用了。这也使得网上出现了许多愚蠢和错误的信息,而且在网上总有些人会不停地反驳各种观点,也不管那个观点是否被大众接受或者有没科学价值。



传统专业知识


尽管知识的结构正在发生根本的改变,人们依旧能获取他们可操作的信息。事实上,这种信息比以前更容易检索了:二加二还是等于四,奥尔巴尼也还是纽约州的首府,但是现在只要通过app你就可以知道公交何时到站了。在提供意见和教课时,人们依旧使用专家和学术的观点。但不管怎么说,那些专家仔细验证过的,写在纸上的知识正在给那些能通过集体而不是个人来促进思想发展的网络知识让路。那些正在遭受围攻的传统专业知识有几个共同点:


“基于主题”,作者在书籍和文章中只关注单一主题,并试图保证其一致性。


“价值只体现在结论上”,一旦一本书出版了,就很难更改书上的内容了。


“单向输送”,作者通过书本和公众表达他的观点,但公众没办法和读者进行交流。


“地位特殊”,因为只有少数被选中的人才能出版书籍,有出版过书的作者可信度很高。



“网络专业知识”


网络给你提供了一条通向网络专业知识的道路,这意味着你能从一群毫无联系的人那里得到新的建议。关于人在团队中更聪明的观点已经不新颖了;这也是智囊团,研究中心和大学存在的原因。集体远大于个人。“众包”是杰夫豪威在《连线》杂志的一篇文章上提出的概念,表示在一个广大地理区域中的许多人一起回答问题,收集数据或应对问题的行为。


网民由许多拥有不同背景,不同观点,不同技能和不同经历的人组成。这种多样性产生了一种的专业知识类型。网民并不只是由个体组成的。人们在那些分享经验和兴趣的网站上聚集起来,结合他们的专业能力来解决问题。


网络会保留每一个条目,每一个帖子,这就衍生出了一种网络知识的形式。专业知识在实时积累。举个例子,当一家技术公司引进新的操作系统时,它的用户会反馈遇到的bug,然后网络就把缺陷弄清楚,网络作为一个枢纽,允许各种各样的互动。他也没有固定的尺度,可以服务一个用户,也可以服务无数的用户。


一群不同的人并不代表着最好的结果。斯科特佩吉在他的《差异》中写道,最棒的多样性发生在团队中的个人都用不同的角度,持有不同的观点,有不同的经验,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时。他建议我们找到适量的多样性,利用版主来保证团队在进行任务,并在团队讨论开始跑题时把讨论分为几个频道。



“回声室效应”


有人认为是网络集体主义导致了回声室效应,只有相似的网络团体才会互相分享观点,因为有冲突的观点根本就不会穿过你团体的墙,所以在你的团体里面,已存的观念就会不断地重复,增强,不管它是不是对的。在这个效应的影响下,人看待问题会越来越狭隘和极端。当然,不同的人通过理性讨论以获得真理和知识的行为并不仅限于现代。事实上,它至少可以追溯到苏格拉底的时代。互联网可以作为一个理性的公共论坛,但网上充斥着各种不和谐的声音使得网民很难达成共识。


中心后现代主义者的理念在数字时代找到了立足点,它们的关键思想是所有的知识和经验都是一种理解,理解在文化,语言,历史中发生。有许多方法去解读任何一个东西,理解也可以从辩论中获得。但你不可能从虚无中获得理解。



开始,中期和结束


长形式的论点是被人们接受了数百年的。这种形式在纸张时代大放异彩,因为书是鼓励这种结构紧密思维连贯的形式的。和长形式不同,网络知识是非线性的。


杰伊罗森的博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以长形式发表博文,但他的形式又不同于过去传统的纸张形式,他的论点的长度是无限制的。读者看了他的文章写下评论,那些评论会对他的写作产生影响。罗森能在他思考完成前就能写出一个观点。而当罗森在写作的时候,他的思想也影响着其他人。他并不是一个人。杰伊罗森的博客上的网络知识的结构就不再是金字塔型的了,实际上,它没有形态。在数字世界中,问题、思想和知识交织在模糊的网络链接,讨论和分歧的意见里。



科学知识


要验证一个假设,科学上要求进行可控的,可重复的实验去检验它。但是,如今过大的信息量已经压垮了科学研究方法的结构。就拿气象研究来说, 气象学家可以从卫星、海洋浮标,人类观察和各种设备获得气象数据。人们是如何把自己的思想包括进“大而不知”的主题里的呢?数字媒体正在在这6个方面改变着科学知识的性质:


1. 大到无法形成理论。


人类基因组计划的目的是映射人类的“基因蓝图”。现在在其数据库有超过2500亿条基因数据的基因数据。这样庞大的数据人脑根本无法处理。尤里卡风格的科学发现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而计算机可以通过海洋的数据来预测其未来的行为。有些时候在人们还没完全弄清一个事物为什么会这样运作时,电脑就已经模拟出这个事物是怎么运作的了。


2. 更平


业余科学家一直都在给科学知识做贡献,不过现在职业科学家和业余科学家的界限已经没有那么清晰了。举个例子,一位意大利的物理学家,他是独自进行研究的。他利用谷歌地图在苏丹找到了一个没被人发现过的陨石坑,这是个什么概念?地球才175个已知的陨石坑啊。


3. 持续公开


在数字媒体出现之前,研究人员发表的大多是正面的结果而负面结果就惨遭丢弃。现在许多研究人员都会公布“公开笔记本”去记录所以的数据,让其他科学家可以从失败的实验中学习。


4. 开放的过滤器


科学期刊只会发表很少量的论文,很多投稿都会被拒绝。那些公开的网站,例如PLoS One,会发表90%的投稿。传统的商业出版业不再拥有传播科学知识的最终决定权。


5.略有不同的科学


数字媒体拿走了科学家们曾经握在手上的绝对权威。如今互联网就能仔细查出专家结论的缺陷。


6.超链接科学


网络科学能把知识连接到它的源头。这就意味着任何结论都不会是最终的,因为网络上会有别的科学家把研究继续下去。



领导网络


知识性质的精华对领导力产生了影响,因为接触到如此多的信息让你很难果断地下决定。杰克韦尔奇,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代表着传统的自上而下的管理结构。他咨询完管理人员,检查完数据后,靠直觉就下决定了。吉米威尔斯,维基百科的联合创始人之一,用的是不同的策略。他遵循维基百科的原则,用网络的数据来指导他的选择。


线上合作项目,比如说维基百科和Linux,会影响传统组织的等级制度。对大型灾害最好的反应机制,就是基于分布式决策的超级网络机制。也许在一些情况下,找当地的专家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但是有更多的人参与项目,也就意味着有有更多的解决方案和更多的投资。商业环境越来越复杂,信息量也在持续稳定增长。网络拥有远超一个人所能掌握的知识。所以,一个网络总能做出最佳的决定。


点击跳转Kindle版原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