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Richard Susskind & Daniel Susskind

译者:

出版时间: 2016-01-01

美亚评分: 0.0

用户打分: TODO

阅读数: 0

评论数: 0

亚马逊连结: 去亚马逊购买

职业前景

摘要

 

许多专业,包括法律、医学以及神学。提供的都是知识密集型的专业服务。

 

专业人士对社会发展至关重要,社会也回馈给他们可观的收益以及应有的尊重和地位。

 

信息技术改变了专业人士发挥作用以及自我组合的方式。

 

专业人士首先会使用一个精心制作的模板,然后逐渐使模板标准化、系统化,最大程度提高日常工作的效益。

 

信息技术改变了人们获取专业服务的途径。

 

日常工作依靠自动化完成,因此专业人士能够专注于需要花费更多脑力的工作。

 

消费者可以买到国外商店的东西,可以寻求专家助理的帮助,也可以求助于由专业人士提供的用来解决不同难题的软件。

 

专业人士开始是提供私人服务的工匠,最终定出标准、形成体系,使知识外化于他人。

 

机器可以存储、输出、运用植入的知识,越来越无所不能。

 

专业服务变得愈加便捷,其成本也愈加低廉,但是这种变化也引起了人们的一些担忧。

 

 

总结

 

相互作用

 

专业对于社会经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人们信任专业人士,期望他们的行为合乎道义。职业从事者一般都毕业于精英学校,这些学校教学质量高,同学间经济往来密切,因此使这些职业从事者享有优越的社会地位。

 

职业从事者,比如律师、医生、神职人员。具备专业化的知识。一方面,他们的知识是抽象化的(他们懂得的远比他们讲的要多),另一方面也是应用型的(他们可以把知识应用于实践)。他们都有正规的证书。以往,专业人士通过做学徒获得证书。现在,大多数的职业要求从业者具备特定的教育背景并且通过国家考试。法律规则让专业人士成为垄断者,同时也控制着他们的职业实践。大众则期望专业人士能够遵循道德行为的特别规范。

 

当今的社会是一个与专业人士“大交易”的时代。社会把专业人士当作权威,并且许可他们做别人不能做的事。比如,只有医生才能对人体做手术。专业人士从业的领域,非本专业的人是难以企及的。社会总是对专业人士有着更高的期待。

 

“在以印刷为媒介的文明”中,专业对于知识的分享起着重要作用。但是如今,专业不能很好地服务社会了,因为一方面很少有人能够负担起高质量的专业服务,另一方面专业依然运用过时的方式创造知识、传播知识,同时知识门槛的存在也使一般的人很难知道专家服务的效果是否令人满意。

 

 

技术改变专业

 

技术使个别专业发生了变革。在医药学方面,网络不断发展,病人可以使用一些搜索引擎比如“在线医生”来检查他们的症状,也可以求助于一些存储在计算机内的诊断软件。医生可以使用远程电话为病人诊断,运用信息技术查看杂志,集思广智进行研究,通过扫描DNA来查看身体状况。

 

在教育学方面,“个性化的软件”有助于为个别的学生量身定做课程。软件平台让教师们远程授课。宗教学者则利用计算机和信息技术重整碎片化的信息,使宗教著作广泛传播。

 

法律职业提供包括争端调解在内的线上服务。检索技术和计算机电子法律文书提升了法律研究的速度。信息技术也使新闻业发生了变革。从2008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不再通过报纸查看新闻,而是通过网络获取信息,多达十亿人通过社交媒体分享新闻、链接和视频。以前,专业提供的是集中的个人服务,人们只有当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咨询专业人士。随着专业越来越倾向于标准化,获取专业服务的途径变得更加直接。

 

当今,人们提供专业服务必须利用技术提高效率,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比如,“自动化和创新”引起的重大变革。自动化使专业人士专注于复杂的难题,而不是日常的琐事。创新则带来了利与弊的双重选择。自动取款机不能完全取代柜员,但是人们可以随时存款、取款。

 

 

分割”                

 

专业人士一定会处理很多的数据,需要挖掘、分析数据,建造模型等等。当技术取代了一份职业的一些要素,并且改变了其他要素,专业任务就被“重置”了。当技术代替了现存的中间人,新的中间人便应运而生,这就是分割过程运行的一部分。比如,一个制造商可能依旧在销售一种型号的电脑,但是现在每台电脑的个别部分会在不同的地方制造。

 

现在,从业者把他们的专业任务分割成很多部分,分配给随处可见的廉价职员,让他们来完成确定的部分任务。专家助理或者初出茅庐的专业人员可以完成更多的工作,支付较少的报酬。英国公司可能利用“离岸外包”的方式雇佣肯尼亚建筑师。“外源采购”是指把任务交给其他地方更廉价的供应商来做,与之相比,利用“离岸外包”的方式可以使一个公司在更廉价的地区设立自己的分支机构。

 

专业知识迁移到网上,新的专家应运而生。有了开放软件,娴熟的使用者分享专业知识更容易、更便捷。机器替代了部分专业劳动。合伙曾经是一种普遍的专业性的商业模式,但是现今却比较罕见。

 

现在,人们获取专业劳动的途径与以往大不相同。人们可能会使用众筹的方式,集思广智获得广泛的专业知识。使用者不再相信所谓的口碑,他们更愿意查看一个专业人士的网上介绍以及“信誉系统”。许多使用者在联系专业人士之前会事先查看网上关于他们服务需求的信息。他们可能使用专业软件进行税务申报,而不会选择雇佣一个专业人员。一些使用者则选择利用“嵌入的知识”,比如许多新闻记者会利用软件的编辑功能完成任务,而不会去咨询一名专业的编辑。

 

 

未来变革理论

 

“口头时代”是历史中最古老、最漫长的阶段。在文字之前,人类已经存在,但是他们只能了解和学习活着的人记得的东西。这就限制了一个人能够积累知识的量及其专业化程度。手写以及印刷术的出现使人们逐渐积累知识,使知识广泛传播。印刷术使专业化成为可能。

 

“信息技术成倍增长”,塑造了现在的历史时期。当今的社会,信息广泛传播并且被高速处理,已经成为“以技术为基础的网络社会”。计算机能力正在快速增长,根据摩尔定理,几乎每2年其处理速度就会翻倍。计算机记忆使用广泛,成本低廉。根据库米定律,几乎每18个月计算机运算的“电效率”就会翻倍。

 

当今的机器不是孤立地存在,而是形成网络并且“越来越无所不能”。他们产生更多数据,运用数据开发更多功能,比如建造用途广泛的可预测、可分析的模型。机器人变得伶俐、灵敏,一些人已经把机器人当作伴侣。快速发展的“带有感情的计算机操作”使机器越来越能够读懂人类的表达和情感。计算机体积不断变小,价格不断下降,逐渐融入到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一些设备不断自我完善,比如智能手机,还有一些被并入到其他物体,比如电脑远程监测的计步器。因此,人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他们在网上谈话,社交以及交易,与旧的结构不同,他们形成了新的网络群体。

 

“任务组合”

 

专业人员从使用工艺模型到标准化模式,通过清单和标准程序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然后标准化模式转变为系统化模式,使日常事务的效果达到最优。随着人们重复利用系统,他们会使这些系统不断完善,更加数字化并且能够被分享,而这种分享就变成了“外化”模式,也就是专家使本专业以外的人员获得这方面知识的过程。工艺模式到外化模式的的转变使专业服务越发廉价。

 

这种趋势表明,专家从事的工作“应该被分割”,也就是把专业实践分割成由很多部分组成的任务。如果分析学家们明确了一个专业人员的工作内容,他们也就能够明确如何执行每一个任务,以及决定每一个任务由谁负责。比如,一名医生可以做一些任务,一名护士分担一些,剩余的由自动监测系统完成。专业知识以及专业实践组合的方式可划分为7种模式:

 

1. 工艺模式——传统意义上,人与人之间互相影响。专家提供顾客要求的服务,但是享有出具材料的所有权。他们只把新技术应用于流线型的现存实践。

 

2. “联网专家”模式——实际上,专家是作为“团队”联合工作。团队的成员只有当他们开始工作时才会相见,也只有当需要解决特别问题时才会“特地”聚集。

 

3. 专家助理模式——专家助理提供私人服务。比起专业人员,他们接受的正规培训较少,但是他们会利用技术和系统来增加他们的专业知识,而且比起传统的从业者他们的劳动报酬更低。

 

4. “知识工程”模式——知识工程属于一个领域的核心专业知识,并且作为一项网上服务提供给非专业人员。这种模式需要特定领域的专家输入知识,并且由“知识工程师”陈述、组织输入的信息,最后由“网上服务提供者”安排可供大多数使用者获取信息的系统。

 

5. “富有经验的群体”模式——使用者共同创造了资源,这种“知识来源多元化”的创造,比如维基百科,其知识结构不如知识工程的结构合理,因为劳动力成本比较廉价,知识一般来源于志愿人士,这些人把自己创造的词条分享给大众,却不享有所有权。

 

6. “并入型知识”模式——并入型知识指的是把专业知识直接并入到一些事物上,比如检测、调整能源使用的“智能大厦”。

 

7. “机器生成”模式——机器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生成知识。虽然现在没有人知道一种新型技术如何运作或者使用者如何获得数据,但是新颖技术总是会不断涌现。

 

 

日渐衰落

 

专业人士和使用者担心,如果现存的职业模式日渐衰落,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人们信任他们聘用的专业人士,认为他们保持高的标准。当使用者尝试其他模式,比如一些软件以及网上的参考资料,并且发现这些资料可信,那这种“准信任”会取代整个行业中的普遍信任。

 

随着自动化替代了专业人员发挥的功能,专业人员同样担心他们的技能会逐渐衰落或者丧失。比如,浓咖啡制作的自动化不再需要咖啡吧服务员的技艺水平,但是可以做出更廉价、更正宗的咖啡。如果说专业人士必须训练在某个环节的竞争力,培养他们的技艺,一些公司会让初学者在一些琐碎任务中开展竞争,即使他们使用自动化的成本更低。但是在不同的任务上进行角色分工,可能会降低工作质量以及工作过程中的思考能力,这就会使一些人一直在做一些重复性并且收入微薄的工作。然而,变革创造新的工作,这些变化可能会让人们在原来的岗位上进行深造。但是,专业的初衷本来就不是给个人提供好的工作,而是向社会提供专业的劳动。

 

 

个人服务

 

有些人担心技术会让人们最终远离专业实践。这种担忧是建立在一种假设上,即技术的不断进步减少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影响,而所有的专业人士提供的是情感上的帮助。即使当你需要同情理解,比如你刚刚得到坏消息,你可能也不一定非要找一名专家向他表达你的情绪,一名专家助理可能就符合要求了。机器正在学会理解人的情感并且做出相应回应。比起现实中的人,一些人可能更愿意与机器分享他们的忧虑。由于大多数人本来就难以承担起那种古老形式的个人专业服务,所以这一点对他们来说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这些变化可能会让专业人员在社会上无用武之地,总有一天专业人员不再拥有现在的光景。“能力越来越强却不用思考的机器”将会完全实现自动化,使创造性的工作变成日常事务,并且能够完成其中的许多部分。但是不管是专家还是专家助理,机器总是离不开人类的帮助。

 

变革创造了新的角色:知识工程师、研究人员、数据科学家等等。人们需要专业人员在相对狭小的领域中提供服务,而这些领域随着时间的变化会不断缩小。人类拥有机器难以企及的情感和伦理能力,但是情感性的计算机处理不断进化,科学家很可能会设计出伦理推理的程序。不过,即使机器能够做出有关道德伦理的决定,人们也可能更倾向于运用自己的判断力。社会正在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到底什么样的角色只能由人类扮演。


点击跳转Kindle版原书